京津冀 | 围绕大兴机场构建京冀“利益共同体”

2019-07-19 05:0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围绕大兴机场构建京冀“利益共同体”

6月30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在经过45个月的建设后如期竣工。大兴国际机场位于北京和河北交界处,三分之一的面积在河北省境内。150平方公里的临空经济区中,更有三分之二位于河北。今年9月30日,大兴国际机场就将正式通航。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大兴国际机场的建成将对三地协同带来怎样的影响?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的关键又在何处?围绕相关问题,记者专访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特大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叶堂林。

京津冀通向世界的门户

记者: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大兴国际机场的建成有着怎样的意义?

叶堂林:理解大兴国际机场的建设意义,需要站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即将进入新阶段(从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阶段转变)的高度来认识,更需要结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迫切需求来把握。

我国正处于从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化社会转变的关键时期。后工业化社会将是一个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社会。从北京市来看,2018年三次产业构成为0.4:18.6:81,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87.9%,而2018年京津冀地区的第三产业占比达61.3%。工业化社会,海运是最重要的运输方式。后工业化社会是服务业主导的社会,服务业的生产、运输和消费一般都是无形的,有少量的设计图纸和样品需要运输,对运输的速度就要求很高,因为时尚的创意和设计能忍受较高的货币成本,却不能忍受较长的时间成本。这时最优的运输方式不是海运而是空运。这样的背景下,海港的地位趋于下降而空港的地位趋于上升。大兴国际机场正是处于我国即将迈入后工业化社会、京津冀协同发展处于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的一个标志性工程,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推动区域协同发展方面,大兴机场的建设将有效地推动北京服务业的转型升级,也将有力地推动雄安新区的建设步伐,同时也必将在机场周边形成巨大的临空经济区,使得大兴国际机场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支撑,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样板地区和典型示范。在客流及其中转方面,大兴机场将成为国内最大的枢纽机场,也将成为亚太地区的航空枢纽。目前中国还没有国际性的航空枢纽,一些国际客流和国际航线需要到香港、东京、釜山等地转机,未来大兴国际机场通过增开和加密国际航线,必将成为我国第一个国际性航空枢纽。

雄安新区发展的重要依靠

记者:大兴国际机场将如何带动周边临空经济的发展?对雄安新区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叶堂林:在带动临空经济发展方面,我想大兴国际机场能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通过对“人”的服务来带动临空经济发展,即通过对旅客的服务带动航空、餐饮、娱乐、休闲、住宿、会展等产业的发展,包括对周边高端房地产项目的带动。二是通过对“物”的服务带动临空经济发展,即通过航空物流带动临空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仓储运输业、物流加工业、临空保税区等的发展。未来,京津冀地区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将通过大兴机场走向世界。

大兴国际机场将对雄安新区建设产生积极重要的推动作用。有些专家认为,国际大都市都依海而建,城市发展得借助海港和码头,由此得出雄安新区选址有瑕疵的错误推论。绝大多数国际大都市确实依靠海港建设和发展起来,但这些大都市都是从工业化时期发展起来的,需要大规模的海运,所以必须靠海建设。雄安新区的定位是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中国即将迈入后工业化社会,北京早已处于后工业化社会(2010年北京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2018年人均GDP达21188美元),作为在此背景下建设的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城市,雄安新区主导产业是科技创新、现代服务等高端高新产业,不管是从未来的投入还是产出来看,都不需要依靠大规模海运,因此靠不靠海并不重要。未来雄安新区的建设与发展将高度依赖大兴国际机场,无论科技创新、现代服务、高端制造等产业都要借助大兴机场来吞吐。大兴机场建设给区域乃至我国带来的经济增长红利将会长期延续下去。不像大型赛事项目,举办前会极大拉动经济发展,举办后效益就会呈现明显下降直至消失。

带动优质资源在河北落地

记者:对河北而言,如何更好地从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的发展中受益?

叶堂林:过去由于北京的虹吸效应,客观上导致河北的发展受到一定制约。为了避免这种虹吸效应,过去河北将产业发展重点放在了资源密集型产业上。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北京城市发展也由原来以虹吸为主转向以对外辐射为主的发展阶段。但河北与北京的产业互补性不足成为区域协同发展的一个难题,未来如何把京津冀一些重点产业的产业链在区域内进行布局成为协同关键。推进全产业链区域内布局,在地方品质驱动经济发展的时代,补齐公共服务短板、改善营商环境、优化生态环境变得日益重要。

大兴国际机场地处河北与北京交界之处,极佳的区位优势,必然带来优质公共服务资源和高端产业的集聚,在一定程度能补齐河北在公共服务资源和产业能级方面的短板。随着高端产业的发展,国内外顶级企业在此布局,也必然带动资金、人才、技术等向这个区域的转移及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但如果想更好地实现优质资源共享,真正借此推动京冀两地的深度“协同”,关键在于能否实现体制机制的创新,能否达成一个合理的利益分享机制,真正构建多方共赢的“利益共同体”,让参与各方都从中受益。例如,临空经济区三分之二面积在河北,那么产生的利益如何分配?如果全部归其中一方,另一方的积极性必然受到影响。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