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晨到日暮 现场直击平谷法院京津冀联合执行

2018-11-04 14:1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平谷法院京津冀联合执行

昨天(3日),北京市平谷法院执行局的干警们前往河北三河、天津蓟州、河北兴隆三地进行京津冀联合执行。八辆警车,四十多名执行组成员,三百多公里行车,从早上9点20分离开法院执行局,晚上7点20分回到执行局,村道泥泞、山路蜿蜒,但平谷法院的执行队员们十个小时没有停歇。

面临被拘答应筹钱

家住河北兴隆山区的陈某某,2015年因醉驾撞上家住平谷的小女孩,致其受伤。在平谷法院调解下,陈某某同意赔偿4万元。可是三年过去了,法院依然没能从陈某某处执行到钱。

前往兴隆乡六道沟村陈某某家中的路并不好走,坑坑洼洼,多处在修桥。到了村口,兴隆县法院的法官早已在此等候,为平谷法院的干警引路。

面对第二次来到家中的执行组人员,陈某某表示自己领到拆违建做小工的工钱赔给原告。

之前,执行法官代海会不仅给陈某某发过传票,并已经来陈某某家中执行过一次,但陈某某始终没有来过法院,也没有还钱。

得知陈某某一直没还钱后,陈某某的母亲从屋里出来,气愤地说,自己之前给过李某某一万五,让其赔偿原告,并质问儿子:“钱到哪里去了?”愤怒的陈母表示已经和儿子断绝了关系。

不过,当执行法官表示要将陈某拘走时,陈某的妻子出面,表示自己愿意担保还钱,在一周内筹到两万元赔偿原告。

吃闭门羹是常事

据执行法官介绍,在村子里执行时,很多村民对于法院工作并不配合,不愿意提供被执行人的信息。很多被执行人电话不接,人也没了踪影。

记者和执行组成员在河北三河王某的家中就吃了闭门羹。王某家中院落紧闭,记者透过大铁门上的孔洞向院内望去,院子里散落着儿童玩具车和一些家具。

2016年9月,王某雇佣孙某驾驶的重型货车,在平谷区境内撞到了骑自行车的高某,之后孙某逃逸,被判交通肇事罪。事后,高某家属将王某及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最终平谷法院判决王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余元。

天津蓟州的包工头卢某则拖欠工程款30万元未还。当执行法官一行人来到卢家院子时,家中仅有卢某的妹妹一家三口以及卢某的小女儿。卢某的妹妹表示自己将会打电话给父兄,但却始终不能联系到人。

蓟州法院执行二庭副庭长刘建峰对记者说:“一直找不到卢某。他在本地法院还拖欠了好几笔案款,目前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跨省联动执行效果好

平谷法院副院长张久新这样总结平谷地区的执行案件特点:“虽然标的额小,但多是涉民生的,比如说交通事故、劳务纠纷、相邻关系……对于被执行人来说,拿不出来几万块钱赔偿。可对申请人来说,几万块钱也不少了,可以切实改变他们的生活。”

对平谷法院来说,长途跋涉的跨区域执行早已成为家常便饭。平谷区地处北京、天津、河北交界处,与河北三河、兴隆、遵化、天津蓟州毗连,很多案件虽然发生在平谷,但当事人双方都居住在周边,这样的案件也常由平谷法院审理执行。

近年来,平谷法院建立了京津冀三省(市)六地跨区域执行联动协作机制,设立了联络平台和联络员。执行组每到一地,当地法院的法官都早已驾驶警车在路旁等候。

张久新说:“有了异地法院的协助,可以有效减少当地村民的抵触感,也少走了很多冤枉路。如果有突发状况的话,调配警力会更加及时。”

2015年至2017年,平谷法院京津冀跨区域执行案件结案数量由364增长至580余件,结案率由73%增长至87%,执行标的到位率由67%增长至85%。

实习记者 徐慧瑶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