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来:千年古城 因水而生

2018-09-14 07:5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千年古城 因水而生

美丽的官厅水库,绵延的葡萄庄园,悠久的历史文化……如果说流经京津冀晋蒙五省份的永定河像一串明珠,孕育并串起了流域灿烂的文化,那么它的最璀璨之处,无疑是在桑干河、洋河正式交汇为永定河的怀来县。

洋河流过怀来西端与下花园交界处的鸡鸣山,就成了怀来和下花园、涿鹿的分界线。鸡鸣山脚下,就是举世闻名的鸡鸣驿古城。

像流域另一处举世闻名的文化遗存泥河湾一样,千年古城鸡鸣驿同样因永定河而生。

鸡鸣驿的始建年代有多种说法,以元代、明朝初年的说法居多。鸡鸣驿是国内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也最具有特色的古代驿站建筑群。

就是这样一座历史价值极高的古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却不为世人所知。1978年,后来担任怀来县博物馆馆长、文管所所长的李爱民刚到县文化部门工作,正是他在全县的文物普查中意识到了鸡鸣驿的价值,报告给了河北省,鸡鸣驿才在四年之后成为了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鸡鸣驿可以说就是我发现的。”在怀来,知道李爱民的人都说他是怀来的“一块宝”,他曾多次为中央领导现场讲解鸡鸣驿。作为发现者,他对鸡鸣驿的一切了如指掌。

在李爱民眼中,鸡鸣驿与永定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鸡鸣驿在古代是座驿站,有驿站就有驿路。在中国古代,道路的修建一般都和水道有关。”李爱民说,水道流经的地方经过长期冲刷形成了一个平面,是天然的道路,上谷干道、张库大道这些北京西北方向的古道路,都遵循了这一规律,与永定河相伴相生。

鸡鸣驿在近千年前的修建,也是一样。

驿道随着河流通向山西和内蒙古塞外地区,为鸡鸣驿带来了丰富的文化。鸡鸣驿古城内的房屋,多是一种后檐较高的“道士帽房子”,住在这种房屋内,下雨时所有的雨水都会流进自家的院子里。“这是典型的山西建筑样式,怀来虽然临近北京,但鸡鸣驿的房子建得普遍跟北京的不一样。”李爱民说。

在鸡鸣驿古城的东西两侧,东沙河和西沙河从北面的八宝山流下,汇入洋河中。“历史上两条河其实是一条河,流经鸡鸣山的过程中,它在鸡鸣山南侧形成了一个缓流区,带来了大量泥沙、石块沉积在这里,越来越高,最后就把河水分成了两部分。”李爱民说,鸡鸣驿正是建在这块堆积形成的高地之上。

作为军事要冲和邮驿要地,鸡鸣驿的修建有很多极具特色之处。以排水系统来说,鸡鸣驿采用的是地表排水,整座城的地势东北高、西南低,城里所有的水都会通过三街六巷七十二胡同的地表网络自然汇集到城南的一角,然后再排入洋河。以现代的眼光看,这种排水系统既存在卫生问题又污染河水,但在古代,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排水系统。

“有水才有路,鸡鸣驿因水而建,如果洋河不经过这里,可能就没有鸡鸣驿了。”李爱民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白波 王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