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天奋战疾风骤雨 新建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主体结构全部完工

2017-11-10 07:3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589天奋战官厅疾风骤雨

湖光山色,橙虹飞架,全长880米的8座曲弦桁梁,跨越官厅水库,与远处的白色风车组成一幅瑰丽的图画。

“新建京张高铁,以速度快、标准高、创新多、科技含量高著称,也是我国第一条在高寒、大风地区以时速350公里运营的高铁。”京张高铁五标一工区工程部长陶正国说。

对北京人来说,280平方公里的官厅湖,是个“特殊的记忆”。官厅水库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北京三大水源保护地之一,有“塞外明珠”的美誉。因此,从官厅水库上架桥的第一天起,陶正国就要思考破解三大难题。

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坎儿,就是工期太短。官厅水库冬季有长达4个月的冰冻期,一年中施工期只有8个月。开工之初,该大桥还被列为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进度影响全线工期。

赶工期是头等大事。为此,施工方启动1200名工人同时作业。没想到的是,水上打桩时还是出了“岔子”。

“机器水下钻孔时,淤泥里突然出现了10多块大型‘孤石’,磨坏了许多钻头,这在之前地质勘测时并没有被发现。”陶正国说。其时天已入秋,如果不能迅速打桩筑基,冰冻期一到,工期就至少要拖延4个月之久。于是,施工方临时更换钻探方式,并紧急组织4台大型钻孔机同时施工,最终在冬季来临前结束了水下工程。

工期抢回来了,但难题却接踵而至。官厅水库特大桥全长9077米,跨湖桥面880米,是京张高铁全线唯一一个跨水项目,环保标准可谓“严苛”。

架设大桥钢梁时,为避免对官厅水库区产生污染,施工方采用了顶推方案施工,陶正国解释,“像拼积木一样,在岸边拼装钢梁,逐步向湖中顶推,最大限度减少对库区的污染。”

相比这些,最令陶正国头疼的是,施工桥址正好位于大风口区,6级以上的大风每月至少“光顾”七八次,人在桥上连站稳都成问题。大风不仅意味着环境污染风险,更是安全施工的极大隐患。

陶正国回忆,去年8月一天傍晚6点左右,大部分轮班工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在食堂就餐。“快看!好大一片红云。”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陶正国跑出食堂一看之下,吓出一身冷汗——西北方天边飘来一大片乌云,在夕阳的照射下变成“诡异”的红色,夹杂着闪电,正快速向桥址移动过来。

“暴风雨!”陶正国来不及放下手里的筷子,一路奔向工地,火速命令工人停止施工,将设备全部锁死、断电,又带着余下的十几名工人爬下大桥,“逃跑”似的往回奔。还没到住地,一阵前所未见的狂风骤雨袭来,树枝、杂草漫天飞舞,一行人被浇了个透。

“幸好发现得及时,挽救了设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陶正国心有余悸地说。

去年3月底进场、11月水下结构完成、今年3月拼装钢梁、11月初顶推到位……掐指回忆起这589天的施工,他们就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和严苛的环保标准下,将一道“橙色彩虹”一步一步地“推”到了官厅水库之上。

随着大桥主体完工,明年该工程将进入桥面施工阶段,预计10月工程全部结束。到2019年12月,京张高铁将实现全线通车。

“1905年老京张铁路开建,‘中国铁路中国造’的序幕拉开了;100多年后,一条崭新的高铁穿越时空隧道,开启中国铁路建造的新征程。”陶正国感慨道,“能见证这段历史,就是我从业生涯中最辉煌的记忆。”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郭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