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 一泓清水送京津

2017-08-25 10:28 河北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泓清水送京津 —探访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

造林阻沙“锁”水分

7月24日,记者自丰宁大滩镇赶往滦河源头,公路两侧树木葱茏、溪流潺潺,一路都在绿中穿行。

穿过松树林、绕过灌木丛,蹚过齐腰草地,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一个石碑前。石碑上“滦河源”三个大字告诉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到了。眼前的滦河清澈见底,水虽不大却连绵不绝,一路蜿蜒向前,汇集武烈河、老牛河等支流,最终流向供应天津用水的潘家口水库。

“过去这里是一片黄沙,水都断流了。”向导赵山是滦河源保护区的护林员。他说,上世纪末,丰宁生态环境十分恶劣,水土流失、沙化面积分别占全县总面积的56.5%和30.8%。为保护水源涵养地,1999年,承德市启动了滦河源保护区建设。

农民郭金荣是第一代护林员。在没有电、没有水的条件下,老郭在沙窝里植树,在源头边护泉,一守就是10多年。老郭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后,赵山接过了接力棒,“老郭,我会替你把这里看好!”

“山上多栽树,等于修水库,雨多它能吞,雨少它能吐。”赵山说,通过两代人的“种绿”“护绿”,阻沙源、涵水源,滦河源慢慢由荒漠变成了绿洲。

“把风沙挡在张承,把净水送给京津。”张家口市崇礼区林业局造林站站长杨建中说,他们把京津风沙源治理项目作为重要政治任务来抓,县、乡、村分别签订责任状,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目前,已完成治理30多万亩,森林覆盖率已由2000年的23%提升到目前的55%。

“崇礼三道沟,过去除了东沟植被较好外,城区西边的中沟、西沟一带,沟壑纵横,山石裸露,土壤贫瘠,造林难度相当大。”如今,呈现在记者眼前的却是绿树婆娑,芳草萋萋,山上山下形成了一片片绿海。杨建中说,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一任接着一任干,已坚持开展生态林工程建设20多年。“这些都是生态林,以油松、云杉、落叶松等为主,涵养水土效果好。”

近年来,张承两市大力实施水源涵养林、京津风沙源治理、荒地造林、退耕还林等工程,持续扩大林地覆盖面积,提高水土涵养能力。到今年5月底,两市已累计完成造林绿化3851.73万亩,完成投资138.78亿元。

茫茫林海缚沙“锁”水,让更多清水流向京津。由于上游水源涵养地来水增多,2016年底,北京密云水库蓄水量超过16亿立方米,创2000年以来蓄水量新高。

舍家舍业保水质

7月25日,记者来到宽城潘家口水库,眼前的湖水格外清澈,紫塞青峰倒映水中,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清除网箱养鱼后,库区水质明显提高。”桲罗台镇党委书记何计涛说。

乘船来到桲罗台镇椴木峪村,见到周凤学时,他正坐在家门口的石板上抽烟。4月30日,出清了最后一箱鱼之后,这位年收入20多万元的养鱼户,开始“待业”。此前,他们两口子打理着上百个网箱,忙得到邻居家串门的时间都没有。

“养了半辈子鱼,现在真不知道还能干点啥,但咱得顾大局,该拆还得拆!”周凤学说。

1983年,潘家口水库承德库区3万百姓响应“引滦入津”号召,舍农保水,或搬离或后迁。34年后,库区1万多名渔民为保证供天津用水质量再次弃渔保水,另谋出路。

在张承两市,像这样为保障京津供水水质而舍家舍业的感人例子并不鲜见。在怀来县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沿着环湖绿道绕行,只见外围布满了郁郁葱葱的油松林,里侧很多土地则零星种着树、花、草,呈现不一样的风景。“外围是生态景观林,内侧是生态恢复区。过去这里好多是水浇地,一亩玉米能产1400多斤。”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主任陈涛说,一期工程共征地2万多亩,涉及3个乡镇14个村7000多人。

为了更好地保护好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怀来县在国家规定的479米高程的基础上,又自我加压,将保护标准提高到了482米高程。“这相当于增加了5万亩保护面积。”县林业局副局长王月星说。

同时,为保证向京津供水安全,张承两市积极开展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环境监管,实行最严格的环境准入制度。近10年来,承德市先后取缔“五小”污染企业1410家,禁上项目2200多个;张家口市累计关闭污染企业600多家,停产治理300多家。

一系列管护措施,换来优良的水质。张家口市地表水水质逐年改善,目前国、省控断面Ⅲ类及以上水质比例为60%;承德市地表水国、省控断面好于Ⅲ类水质的比例达88%,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保持100%,居全省第一。

多措并举节水量

张承属于缺水地区,既要确保京津供水,又要满足自身用水,节水势在必行。

7月24日,记者赶到滦平县虎什哈镇西营房村时已近傍晚,夕阳余晖下,只见金色水面的潮河沿村而过,岸边的农田里,茂密的玉米长势喜人。

“原来田里种的都是水稻。”村党支部书记李树民介绍,2007年,由北京每年补贴近6000万元,支持密云水库上游张承地区实施“稻改旱”工程,共10.3万亩,其中就有西营房村2000亩稻田。

李树民说:“那时候真是不舍啊。但是一想到紧出来的水供给北京,咱庄稼人也懂这个道理。”这一年,李树民和潮河两岸11236户承德农民一起将7.1万亩水田改做了旱地。

多年来,承德通过压缩稻田面积等方式,累计减少水田面积25万亩。按每亩平均节水600立方米计算,年平均节水量1.5亿立方米,按80%输入下游密云、潘家口、大黑汀水库计算,平均每年增加入库水量1.2亿立方米,农民因“稻改旱”每年减少纯收入1.75亿元。

张家口市同样在全力做好节水农业建设。在张北县高效节水农业示范区紫甘蓝产区,淡黑色地膜上一株株嫩绿色的紫甘蓝长势喜人。产区负责人魏军昌拧开水管开关,汩汩的清水流入地膜下的滴灌口,静静地滋润着紫甘蓝根部。

“这是膜下滴灌,不仅节约用水和人工成本,蔬菜产量也大大提高。”魏军昌说,他租了800亩地种菜,全部用上了滴灌,“过去产区一天浇一次水,7口水井不够用,如今4口就行了。”

“过去节水靠政府引导,现在已成为菜农的自觉行动。一些节水设施,不等政府支持,他们自己就买了。”张北县水务局副局长赵平说,目前全县节水灌溉面积达35.5万亩,占水浇地总面积的98%。

张家口市水务局副调研员李治水介绍,多年来,该市通过做好高效节水项目建设、创新农业用水管理机制、实施坝上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等措施,大力发展农业节水灌溉。到2016年底,全市发展节水灌溉面积294.63万亩,年可节约灌溉用水4.13亿立方米。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李建成 高振发 贡宪云 王晓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