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的五年]打通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动脉

2017-06-12 06:5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打通协同发展大动脉

题记

“北京要解决遇到的突出问题,必须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天津、河北要实现更好发展,也需要连同北京发展一起来考虑。”

建设工程的桥

架起沟通的桥

讲述人: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程行仑

时间:2016年9月。目标:河北省交通厅。出发!

从2015年开始,北京市与河北省开展干部交流活动,我是第二批百名互派挂职干部中的一员。去年8月3日,全市召开动员大会。大会前几天,我才接到本单位(首发集团)董事长张闽同志的通知。没有太多的准备,这一年的转折从此开始了。

容我进入角色的时间很短。刚到河北报到没几天,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副局长康雄伟就带着一名处长到我办公室汇报工作。说是“汇报”,但只听几句就明白了,他是有“急事”找我协调。怎么回事呢?

按照计划,正在建设中的京秦高速京冀界跨潮白河特大桥必须在今年底前完工。这座特大桥连接京冀两地,桥的中心点正好是北京与河北的分界线,按常规应当是两家各建一半。河北方面有意让北京方面帮忙代建自己这边的半座桥,但双方一直未能就代建事宜达成协议。我来河北挂职的时候,北京方面已经完成了北京半座桥的施工招标,并开始施工建设;河北方面的初步设计也批下来了,但里面却没有包括剩下的那半座桥。如果按照常规方式去调整设计、等批复、再招标,工期肯定就赶不上了。

这座特大桥是今年必须完成的京津冀一体化“消灭断头路”的重点项目,时间紧、任务重。省高管局领导了解到,北京承建单位是首发集团下属的首发建设公司,他找我,正是为了这个“不情之请”。

没想到第一个任务来得如此之快。我马上安排到北三县工程管理处了解情况,并向北京首发集团主要领导作了汇报,取得了支持。接下来我和集团负责工程建设的李荣均副总一起多次与市交通委、市路政局、市规委等部门进行协调。经过几轮沟通,北京方面最终签订协议,帮助河北代建这半座大桥。最近我问了进度,已经完成了招标,相关建设工作正顺利进行。

事后,有同事说,我这个挂职干部发挥了独到的作用。我想,这项工作不仅搭起了京冀交通工程的大桥,也架起了两省份直接沟通的桥梁。协同发展的国家战略意义重大,但实施起来关键在人。正因为有了我们挂职干部的参与,才能更直接地了解双方的真实诉求,两地沟通距离变短了,工作效率提高了。

交通基础设施从规划到建设周期都比较长,一年的挂职时间真的很短。按照今年省厅的重点任务分工,我参与负责的有8项重点工作。在剩余的挂职时间里,我要抓紧推进自己负责的工作,力争在挂职结束之前,多做一些事。同时,我要在加强两省市相关单位沟通方面多做工作,在建立双方日常沟通机制方面多下功夫。

到河北挂职,培养了我对这方热土的感情。以前,我对河北的认识就是相邻的一个省,是地图上的符号,如今却转化成了具体的人和事。来河北之后,我把微信昵称改成了“双城”,这不仅是我当下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也包含了我对协同发展战略下河北未来发展的期盼。

落地生根后还要开花结果

讲述人: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负责人扈德辉

4月28日,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迎来了两周岁生日,我们举办了2017智能制造国际创新合作峰会。峰会期间,瑞欧盈、宜普若、思科、三一重工等多家中外企业同意合作建设保定中德智造产业园项目,一批过亿元的高端制造项目顺利签约落户保定。

让我感动的不止于此。4月份,保定市正进行街道改造,高新区社发局得知我们要举办大型会议后,率先将创新中心门口的步道、草坪完成整修。签约当天,保定市市委书记、市长都提前来到现场。我们的“邻居”保定电谷酒店更是为活动举办提供了大量的后勤服务……可以说,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在保定落地生根了。

我总对自己说,走多远也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2015年4月,在保定市与中关村签订合作协议后,我们一行四人从北京来到保定,成为协同发展的践行者,我则成了保定市信息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当时保定市发扬“舍得”精神,无偿将这座大楼交给我们管理和使用。保定市看中的是“中关村”的品牌,我们又肩负着“中关村”走出去的历史使命,未来向何处去是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两年间,我们一直是摸着石头过河。

我认为,中关村是关于创新的一种理念、一种意识、一种习惯。我们的定位就应当是“平台服务员”,培育这里的创新文化,培养出创新生态系统。

过去的24个月里,创新中心举办大中型活动23场、企业家沙龙27场、创新汇大讲堂7场。截至目前,创新中心签约入驻企业机构88家,包括阿里巴巴、用友、北京绿建宝等知名企业,签约面积3.4万平方米,其中京籍企业46家,入驻率已超过70%,入驻企业累计研发投入4000万元,年实现营业额7.85亿元。

现在中关村“走出去”的“保定模式”已经广为人知,“保定模式”是地方与中关村的深度、实质性合作,它被证明收效显著。现阶段,我还参与筹备、建设滨海中关村科技园和承德中关村科技园。

2017年,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已完成第一阶段任务,即从无到有。接下来,我们将面临第二阶段,这是一个“上台阶”的过程,意味着自我提升、自我改造,而过程一定是痛苦和艰难的。第二阶段的目标就是助推实体产业在保定落地开花。再一个就是加强国际合作,在国内外舞台上展现保定形象,这也是协同发展过程中新的目标。

两年间,最初的四人团队已经成为一支19人的队伍,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双子座”大楼也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协同发展背景下,一批批企业迅速成长起来,中关村也在保定开出繁花结出硕果。

孩子能治好,真是托了京冀医疗合作的福

讲述人:石家庄市民王杰

2016年7月,我妻子怀孕了,全家人特别高兴,我们都盼望着呢,对孕妇是小心呵护。

可是,今年1月底在石家庄市妇产医院例行产检时,大夫说我妻子血压偏高,需要输液保胎。输了5天液,效果却不理想,高压还是190。医生告诉我,妊高症不仅可能导致母亲各器官衰竭,也会造成宫内缺氧,胎盘早剥。妈妈和宝宝生命都有危险,我们当晚就决定:手术!2月4日一晚上,我们全家人吃不下也睡不着,医生、护士一会儿一趟,检查、观察,忙了一晚上。

2月5日早晨剖宫产,宝宝胎龄不满8个月,体重只有2斤半。由于缺氧和早产,宝宝各个器官发育都不完善,只能在新生儿科接受治疗,呼吸关、感染关、营养关……一关一关地过。好在石家庄市妇产医院新生儿科的技术、设备都非常好,过这些关不成问题。

一个多月后宝宝第二次复查时,没想到出问题了:眼底筛查发现异常。大夫进一步诊断后,确定是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大夫说这是一种视网膜血管性疾病,严重时可引起牵拉性视网膜脱离和失明,石家庄市妇产医院当时只能筛查不能治,河北省其他医院也做不了这种手术。我一听就急了!赶紧联系同仁医院,但加不上号啊,10天以后才能预约上号,一个月后才能安排手术,可这病病情发展快,大夫说时间长了如果发生病变就治不了了,孩子可能失明。我千方百计到处打听别的医院,甚至找人想走特殊途径,都没有结果。而且自己开车带孩子去也危险,孩子太小,停不了氧气,路上护理也成问题,万一感染引发并发症,可怎么办呀?!我快急死了!

就在我们一家没有办法干着急的时候,眼科的王雅丛大夫说,医院可以帮忙请北京专家到石家庄实施手术。

原来,2015年开始石家庄市妇产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沟通合作,接受北京三甲医院专家的技术指导与会诊。宝宝的病情很快被传给北京的专家,京冀专家反复探讨病情,都认为应尽早手术。

宝宝是4月8日进行手术的,北京专家来到石家庄市妇产医院,手术非常顺利。我们一家太高兴了,又不知道怎么感谢医护人员,就送了一面锦旗。

一段时间后复查,宝宝恢复得特别好,我就又送了一面锦旗。真的,我们太感激了!眼睛不是别的,不能修,完了就完了。要不是两地专家合力救治我家孩子,恐怕孩子的眼睛就永远都看不见了。能治好真是托了京冀医疗合作的福!

而石家庄市妇产医院也因为这次合作,由北京专家引路并作后援,可以做这种眼部手术了。以后更多的人会像我家一样,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得到好处。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郭涛 李如意 颉亚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