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曲阳投资百亿建设光伏发电 荒山变“太阳山”

2017-04-07 08:0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曲阳荒山变“太阳山”

已是阳春三月,但河北省曲阳县齐村、孝墓等乡镇的山上,却丝毫没有转绿的迹象。车行了近1个小时,仍只见萋萋衰草,还不成片。幸而时有一排排蓝色的光伏电池板堆砌起错落有致的“梯田”,才让人充满希望。

在荒山上安装光伏电池板,被当地村民称为“种太阳”。自2013年起,曲阳开始在荒山秃岭上建“种电发电”的“太阳山”。如今,13家新能源知名企业纷纷来到曲阳,抢占荒山“种电发电”。

截至目前,曲阳已投资超过120亿元建设光伏发电,装机总量1200兆瓦, 270兆瓦已经并网发电,利用荒山荒坡6万多亩,一座座荒山变成“金山”,村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

荒山从“包袱”转身“香饽饽”

曲阳地处燕山—太行山连片特困地区,既是发展光伏发电产业的理想区域,又是贫困人口相对集中的地区。该县山地面积136万亩,其中未开发利用“不长庄稼不长草”的山地46万亩,山体大多为石灰岩,浅山丘陵坡度较缓,非常适宜太阳能电池板的大面积铺设;另一方面,曲阳年平均日照2600个小时,太阳能资源富集,且临近华北用电负荷中心,电力需求大,输电成本较低。

曲阳因地制宜,确定发展绿色、环保、低碳、清洁的光伏产业,聘请专家踏勘,将齐村、孝墓、庄窠等6个乡镇列入发展光伏产业的重点区域。

2013年5月,三峡新能源公司总投资25亿元的2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落户齐村镇,盼望脱贫的村民积极配合,该镇仅用16天就完成了一期工程1500亩的征地任务。目前,三峡曲阳电站的一期、二期、三期、五期和4—2期共120兆瓦已经实现并网发电,4-1期将于近期完工。

与齐村镇一山之隔的孝墓乡,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占地1.1万亩的光伏发电项目。站在“蝌蚪坡”上的观景台举目四望,周边大大小小30多座山坡上遍布多晶硅光伏电池板,群山仿佛披上了蓝色“铠甲”,格外壮观。

继三峡新能源、中电投之后,英利、华能、中兴、晶龙等11家新能源知名企业,也纷纷来到曲阳,抢占荒山“种电发电”,发展光伏产业。不到3年时间,曲阳荒山就从“包袱”华丽转身为“香饽饽”。

每年减排二氧化碳143.4万吨

仅三峡曲阳电站全部建成后,就可年发电2.4亿千瓦时,节约标准煤8.4万吨,每年减少排放氮氧化合物3600吨、二氧化硫7200吨、碳粉尘6.5万吨、二氧化碳23.9万吨。

曲阳县县委书记王芃介绍,曲阳光伏发电项目全部建成后,每年可节约标准煤50.4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43.4万吨;全部并网后,每年上缴税费3.24亿元,增加生产总值20.2亿元。

不只减排,发展光伏产业,还给曲阳的荒山秃岭带来绿色希望。“电池板有遮阳作用,对土壤有保墒效果,建起光伏电站后,不仅不会破坏山区生态,还能让植被更茂盛。” 曲阳县柳树沟村村支部书记王志锁说,光伏电站建设占用的山坡是阳坡,“阳坡光伏,阴坡种树,都不耽误”。去年春天,王志锁领着村民在阴坡栽了2.8万棵板栗树。

村民村集体“钱袋子”鼓起来

建设光伏电站不仅改善当地的环境,也改善着当地村民的生活。

齐村镇党委书记门士敏介绍:“荒坡每亩每年补偿150元,耕地每亩每年补偿880元,都是一次性补偿。” 当地老百姓感叹:“没想到草都不长的石头山还能长出钱来!”

除了占地补偿费,建设光伏电站还给村民提供在家门口打工的机会。

“家里的几亩旱地实在难以支撑家庭开销。”以前一直在外打工的齐村镇五会村村民李进茹,自2013年以来,开始到村外荒山上的光伏电站上班。“在家门口打工,一年就能挣三四万元。”

三峡曲阳电站总经理韩树伟说:“每安装10兆瓦光伏板,就有40万块组件需从山下运到山上;在光伏电站建设中,村民铺光伏板、挖电缆沟一天能挣120元;电站建成后,剪草防火、巡逻防盗、擦拭清洗一天能挣80元。”

中电投曲阳电站总经理李正强介绍,该集团在孝墓乡的光伏发电项目工程完工后,可年发电量3.8亿千瓦时,年产值4.9亿元,税收7200万元,可辐射16个村庄,受益群众1.8万人。

“钱袋子”鼓起来的还有村集体。“850多亩的荒山荒坡是集体所有,仅10年的租金村里就有了100多万元收入。”王志锁说,“村里靠这笔钱铺了水泥路、装了太阳能路灯,方便全村百姓出行。”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颉亚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