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因雪而美 冬日的崇礼很冷又很“热”

2017-01-23 10:01 河北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冬日崇礼,很冷又很“热”

在崇礼万龙滑雪场,滑雪爱好者坐着缆车前往山顶。(资料片) 河北日报记者 张昊 赵海江摄

冬日里的崇礼,很冷,又很“热”。

冰天雪地里,人们火一样的运动激情在迸发,崇礼也乘着筹办冬奥会的东风“热舞”,走上了生机勃勃的发展新路。

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我们和来自天南地北的滑雪爱好者和游客一起,走进被白雪覆盖着的崇礼,感受这座塞北小城因雪而美、因雪而变、因雪而兴的点滴细处。

挖掘冰雪“金矿”,矿业小城实现华丽转身

1月22日上午,崇礼阳光明媚,万里晴空。

近午时分,万龙滑雪场的停车场,停满了挂着京、津、蒙、皖、鲁等各地牌照的车辆,其中,京牌最多。

“孩子非常喜欢滑雪,这不,放寒假了,我们就全家一起来滑雪了!”刚停好车,正在往酒店搬雪具和行李的北京市民钱女士说,孩子虽然才8岁,却已经有4年“雪龄”。

走进万龙滑雪场的滑雪大厅,租雪具的、换服装的、咨询教练的游客络绎不绝。窗外的雪道上,已经有不少游客疾驰在白茫茫的雪道上。

万龙滑雪场所在的四台嘴乡是崇礼滑雪场主要集中地之一,这样的热闹场景,现在几乎在每个滑雪场都可以看到。

而在二十年前,这个乡的无尽风光不在雪上,而在矿上。

“这是乡里关停的最后一家矿业企业,几年前,沿着它门前的公路,加油站、饭店、商店在附近应有尽有,个个生意红火。”当地村民向记者描述,距离四台嘴乡政府不远的地方,曾经生产线马力全开的河阳沟矿业集团,已听不见机器的轰鸣声,附近店铺不多,有的即使挂着招牌也关门落锁。

前些年,行情好时每吨铁精粉价格达1500元至1600元。全乡探明的磁铁矿和磷钛铁矿石资源有700多万吨。一碗资源饭,让四台嘴乡一跃成为当时全县主要税源地。

“过去在矿上打工也就是糊口,攒不下钱,但污染却是摆在眼前的。小时候,村前盘长河河水清凌凌的,水深没过膝盖,开了矿,清水变成灰水又变成黑水,现在都没水了,要从深山往外引水。”对于过去靠矿吃饭的日子,谷嘴子村年近七旬的村民石战启说起来,显得并不留恋。

未来的崇礼,靠什么实现长久发展?

“这是落户崇礼的第一家外资滑雪场,它的前身就是华北地区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站在多乐美地滑雪场雪道的脚下,有着近20年“雪龄”的北京人倪守军介绍,早些年,自己经常到这里来滑雪。如今这里有初、中、高级滑雪道、猫跳道和波浪道,还有森林追逐道等多种滑雪娱雪区。

“顶尖滑雪胜地需要具备的大山、降雪量、温度、落差等等,崇礼不仅有,而且优。”崇礼区文化旅游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于进河说。

于是,从1996年的第一家滑雪场开始,曾经靠矿吃饭的崇礼做起了冰雪旅游和冰雪经济的新文章。

2003年,北京好利来有限公司来了,建起国内首家以滑雪为特色的国家AAAA级景区——万龙滑雪场;

2005年,省体育局投资兴建的长城岭滑雪场投用了;

2009年,马来西亚卓越集团、云顶集团投资建设的密苑·云顶滑雪场开业了……

2015年7月31日,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崇礼冰雪发展之路再次迎来了新拐点。

老路越收越窄,新路越走越宽。

——截至目前,崇礼区已落成6家滑雪场,年接待游客277万人次,带动投资、消费等方方面面快速发展。以滑雪旅游为龙头的第三产业迅速崛起,2015年第三产业入库收入占全部财政收入比重达58.9%,较2010年提高33个百分点。

——曾经主导崇礼产业命脉的全区38家铁矿、金矿正在全面关停,一家不留。2015年,矿业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同比下降24个百分点。

百姓靠雪致富,城市因雪而美

1月22日下午,走进湾子镇黄土嘴村的惠宾农家院,女主人刘素英正在忙活着给房客们包饺子,眼下,正是这个小院最忙碌的时候。

“今儿有老客户想吃我包的饺子,这不,正做馅呢!”刘素英高兴地告诉记者。

用刘素英的话说,过去他们靠种地为生,自从2003年万龙滑雪场开业,一家子都吃上了“滑雪饭”,越吃越香,日子也越吃越红火。

刘素英的爱人惠万兵在滑雪场做保安,儿子惠江在滑雪场当教练,她自己则在家开起农家院。

“这几天客人越来越多,这不,20来张床位已经订得差不多了,哪儿的都有,北京、天津的最多!”刘素英说,生意最好的时候,农家院一年能挣十几万。

“现在看,当年县里支持我们开办农家院的政策真好。”刘素英说,2003年,县里三番五次来村里动员村民开办农家院,还找来设计师帮助规划设计,并给当年开办、验收合格的农户每家补助2万元。

“没想到,到滑雪季结束,两个多月挣了4000多元。”刘素英说,最多的时候,他们村有农家院37家。

男主人惠万兵也不闲着,从2003年万龙滑雪场开工建设时,他就在那里上班,如今已有14个年头。

“每月发给2000元左右工资,还给上养老保险。”惠万兵对眼下的待遇比较满意,“以前咱就是土里刨食的农民,种菜、养牛、放羊,风里雨里忙活一年,好的时候能收入1万来块钱。在雪场上班实行三班倒,家里农活也不耽误,每年稳定收入两三万。”

“在我们家,我挣的是最少的。我儿子惠江比我厉害,人家是万龙滑雪场正式的滑雪教练,工资是我的好几倍。”惠万兵自豪地说,儿子通过考试拿到了日本滑雪协会颁发的滑雪教师资格证:“这可是全球通用的滑雪教练证!”

像这一家人一样,越来越多土生土长的崇礼人因为冰雪,职业变了,收入高了。

夜晚,行走在崇礼区主城区,随处能看到与“雪”有关的店铺招牌。很难想象,仅有3万多常住人口的小城,云集了星级酒店23家,还有多家快捷酒店,各种档次的雪具店、日式酒屋、烧烤吧、咖啡店、酒吧等。每6个崇礼人,就有1人从事雪场服务、餐饮、雪具租售等行业。

2015年,崇礼旅游业拉动非农就业近3万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24098元和7695元,分别是2010年的1.9倍和2.3倍。6.33万人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由2013年建档立卡时的31%下降至15.6%。

皑皑白雪,改变的不仅仅是崇礼的人,还有他们所生活的这座城市。

因为冰雪,崇礼环境更好了。如今,这里不仅是滑雪胜地,更是避暑天堂,“春赏花、夏避暑、秋观景、冬滑雪”,这句崇礼街头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的广告语,正在变成现实。

因为冰雪,崇礼市容变美了。夜晚,宽阔的街道两旁霓虹闪烁,美丽的街景令人难以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城。现在这里建成了四大公园、三大广场以及冰雪博物馆、英龙影剧院等一批公共服务设施,实施了水源地扩建、污水处理厂升级及主城区亮化提升等市政工程。

因为冰雪,崇礼气质更佳了。“十几年前的崇礼,城区只有一条街道,如今,整洁宽阔的马路两旁是欧式建筑和带着文化味儿的健身广场,外国人也越来越多。”崇礼市民张亮感叹,门店标识用中英文双语了,就连路边特产店的老板,也能说上几句英语,现在的崇礼,越来越有国际范儿了!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  作者:王成果 高振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