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雪疯子”的16年崇礼情

2017-01-17 10:35 河北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雪疯子”的崇礼情

40岁的北京人倪守军雪龄已有16年,被雪友称为“雪疯子”,图为倪守军在滑雪运动中。

湛蓝的天空下,茂密的白桦林间,一条条洁白的雪道似瀑布一般从山顶飞泻而下。当日,张家口市崇礼区万龙滑雪场上,一个矫健的身影不时从长长的雪道上飞驰而下,他就是见证崇礼滑雪产业发展壮大、被雪友称为“雪疯子”的北京人倪守军。

今年40岁的倪守军雪龄已有16年。他对滑雪近乎痴迷,滑遍了全国各大雪场。“从2000年开始,我年年都来崇礼滑雪,所以这里滑雪产业的发展变化我是门儿清。”趁休息的空儿,倪守军和记者聊了起来,那时,崇礼只有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来一趟崇礼,从北京坐火车到张家口,再从张家口坐长途客车,路上得花费一天时间。去雪场还得雇当地老农的驴车才能上去。现在,走高速公路不到3个小时就直达崇礼。

倪守军训练队员。

“那时的崇礼只是一个小县城,吃住各方面条件都很差。”倪守军回忆道,县城只有一个像样的宾馆,里面还没有餐厅,吃饭要上路边的小饭馆。服务也不行。饭馆有两份菜单,当地人一个菜18元,北京人就要38元。

“这些年崇礼变化太大了。特别是申办冬奥会成功以后,街道干净整洁,各式风情建筑林立,随处可见咖啡屋、星级宾馆,漫步县城,仿佛身处欧洲小镇。特别是市民的文明素质大大提升,去买东西,售货员先说一句‘你好’,让人心里暖暖的。”倪守军说。

近年来,崇礼相继建成万龙、云顶、富龙等6家滑雪场,雪道133条136.6公里,索道魔毯56条31.1公里,8条雪道已通过国际雪联认证。“不夸张地说,崇礼的滑雪资源是全国最好的。”倪守军娓娓道来,“东北的雪场路途太远,气温又太低;北京附近的雪场雪道既短又平缓,不够刺激。崇礼离北京距离适中,空气质量好,最主要的是雪场规模大、档次高,雪质好、雪期长,从每年11月初一直能滑到第二年的4月份。所以,我每个雪季都在这滑雪,加上夏天前来避暑旅游,一年在崇礼的时间比在北京的时间还多。”

2014年10月,由倪守军牵头在万龙滑雪场成立了“1031滑雪俱乐部”,图为会员滑雪的英姿。

由于倪守军在滑雪圈内名气越来越大,渐渐地在他周围聚拢了一大批滑雪发烧友。2014年10月,由他牵头在万龙滑雪场成立了“1031滑雪俱乐部”,当时有会员150多人,目前已发展到1000多人,成为全国十大滑雪俱乐部之一。俱乐部会员以北京、天津、河北、山西为主,年龄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只有3岁。俱乐部每个雪季都搞活动,不仅参加全国各地的业余滑雪比赛,还有自己组织的“1031杯”滑雪比赛。

倪守军积极培养“雪二代”。

“在中国双板滑雪圈,如果不知道‘1031’,你就不算是真正的滑雪发烧友。”来自承德“一梦”女士就是该俱乐部的铁杆会员。从去年10月31日滑雪一开板她就来崇礼滑雪了,而且每年一滑就是整个滑雪季。她介绍说,“1031”主要以普及大众滑雪为主,兼具竞技滑雪,已组建了青年男女、少年男女四支竞技队。

“我们不仅自己滑雪,还要培养‘雪二代’,现在俱乐部‘童子军’已有100多人。”据倪守军介绍,当天正值世界滑雪日,在万龙滑雪场举办的青少年大众业余大回转滑雪比赛中,“1031”俱乐部队员包揽了女子前三名,男子亚军和季军。

1月16日,在张家口市崇礼区万龙滑雪场,记者现场采访人称“雪疯子”的倪守军。

如今,“雪疯子”倪守军在崇礼买了两套房子,把俱乐部基地也设在了崇礼。俱乐部成员在崇礼买房的已达300多人。“我们现在管自己叫‘新崇礼人’,要为普及大众冰雪运动、为崇礼冰雪产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倪守军自豪地说。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  作者:高振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