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年的北京铜牛:制衣厂疏解外迁 时尚感留下

2017-01-13 06:4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铜牛:制衣厂搬走 时尚感留下

铜牛,北京城里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建厂65年,全国针织内衣销量前三甲总能找到它的身影。

在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中,体量巨大的“铜牛”开始渐渐“转身”。产业链上的制衣环节外迁,北京只保留研发总部、订制中心。腾出的制衣车间,一个接一个变作健康研发基地、电影园区、VR拍摄地……

曾蝉联全国成衣销售三甲

通州张家湾镇,一座占地8万平方米的厂区静悄悄,这里曾是北京铜牛集团的核心生产基地。

在厂区中穿行,两侧是白色的巨大车间,挑高近四米。外壁上悬挂着小铜牌,分别写有“印染”“织造”“刺绣”等字样。吹落锁头上的灰尘,总经理贾晓彬打开车间大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上千平方米的空荡车间,机器早在去年年初就全部拆除、外运,只剩零星的彩色布条孤零零耷拉在角落里,地上落了一层细密的布绒。

与现在的冷清大不相同,时间倒退三年,这里是另一番样子:上百台机器同时开动,布绒整日飘飞。织、染、印、缝、绣,从滚轴上的大块布料到精工细作的成品内衣,每个环节都在这座生产基地里完成。

说起“铜牛”,北京人没有不知道的。1952年建厂,铜牛集团当时的名字叫做北京市人民针织厂。

“能在这儿当工人,神气着呢!”副总经理王英民打16岁起就在铜牛工作,工龄超过40年。说起企业当年的荣耀,他眼里闪闪发光:“大国企人人羡慕,就连单身职工找对象都比其他单位容易。”

铜牛的工人也的确当得起这份荣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生产的内衣曾作为国礼送给外宾,进入新世纪,又给宇航员当起了裁缝,研制生理信号背心。数据显示,铜牛每年生产的成衣达100万件,蝉联全国销售排行榜前三甲,每年产值数亿元,贡献的税收超过1000万元。

但就是这样一个红火的老牌国企,在首都功能定位调整中退出了北京。去年年初,生产线全线外迁,喧闹的车间彻底安静下来。

老牌国企的两次外迁抉择

铜牛外迁,要追溯到2013年。当时,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出台,要求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企业退出。

“铜牛不属于污染企业,所以不在强制退出名录中。”在集团办公室里,贾晓彬把三年前的艰难抉择一一道来。纺织服装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它的转移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今天不搬,明天也得搬。那倒不如趁早着手,掌握主动权!”

其实,这并不是铜牛的第一次“迁徙”。上世纪,铜牛的核心生产线位于寸土寸金的光华路。2002年,生产线第一次外迁,在通州张家湾开发区落户。当时的张家湾尚未城市化,触目所及一片荒芜。

十年心血,铜牛在通州扎下了根,还带动了周围七八个为它供货的加工厂。牌子叫得响,货也卖得好,企业却忽然要迁往外埠。听到这消息,最先反对的是600名老职工。

2014年的春节,王英民没过好,“净挨骂了”。职工一拨儿接一拨儿来找他,客气的,抱怨几句发发牢骚;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他们“败家”。“我都理解!好好儿的一家老厂子,说没就没了,大家能不急么?”

理解归理解,转型的路必须得往下走。

和第一次搬家不一样,这次,铜牛要打造全球化供应链,生产环节分散迁往河北、山东、江苏等省份。为了保证成衣的品质,品牌运营、研发总部、订制中心等核心部门仍旧留在北京。“制衣搬走,时尚设计环节留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变成了科技、智力密集型产业。”贾晓彬总结第二次外迁。

厂区里,专门净化印染污水的小型处理厂,如今被收编成为张家湾第二污水处理厂,每天消纳3000立方米生活污水。铜牛锅炉房去年年底也改烧天然气,把附近居民家中的暖气片烧得滚烫。

老厂房将建体育电影产业园

旧厂房中,新产业正在萌芽。

西南角织造车间占地1万平方米,已吸引一家医疗科技研发公司入驻。昔日布绒飘飞的织造车间,被改造成了无尘车间。他们借鉴鱼鳃的结构,研发防雾霾的可穿戴设备。

空置的几个车间又该发展什么产业呢?这可让铜牛人颇费了一番脑筋。

铜牛有自己的信息中心,借着大数据的火热势头,有人提出把厂子改建成一座云计算中心。但因为属于高耗电产业,这个想法很快被否决,“好不容易把制衣迁走了,咱要发展就必须符合首都功能定位!”

张家湾开发区位于北京城市副中心范围之内,10公里开外就是环球影城,向北20公里则是行政办公区。考察了一圈儿,铜牛摸准了健康消费、文化娱乐和体验类项目,最符合这一地区的发展方向。

寂静的厂区里,不久后就会重新热闹起来,电子竞技、VR(虚拟现实)拍摄基地和体育电影园区将渐次落户。逛完环球影城,再去铜牛体验一把高科技,说不定会成为新时尚。

三年时间,老铜牛完美转身,用厚实的脊背驮起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新产业。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朱松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