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门市场疏解纪事:从繁忙红火到冷冷清清

2016-02-26 08:5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大红门市场疏解纪事

天安门往南,南中轴路纵贯“大红门”——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鞋帽集散市场。

正月十五一过,市场开业,本应一片繁忙,今年却冷冷清清。曾是大红门五大鞋城之一的鑫海鞋城,更是空无一人。

从2015年7月30日贴出停租公告,到11月30日正式关停。鑫海鞋城的腾退,拉开了大红门商圈43家市场疏解的大幕。计划到2017年,这一地区将彻底告别批发业态。

记者全程跟踪,记录下这个市场疏解背后的故事。

要是早些年买下摊位

光出租就够吃够喝了

1965年出生的杨仓海是福建人,20岁来北京打拼,30年过去了,他仍保持着一口浓浓的福建口音。

“1985年刚到北京时,大红门还到处都是荒草地。”杨仓海回忆。当时,有一些温州商人背着缝纫机来,在村里租房子,边生产边销售。慢慢地,越来越多的服装生意人聚集在大红门周边,露天市场、大棚市场,直到今天的一栋栋商城。

2005年,杨仓海承租了大红门桥北路东的一处旧厂房,改造成两层楼的商场,更名“鑫海鞋城”,主打旅游鞋批发。

大红门蒸蒸日上,这个天安门南的批发商圈有了寸铺寸金的意味。“那些年最值钱的就是大红门的摊位。要是早些年买下摊位了,都不用自己干,光出租就够吃够喝了。”鞋城老商户张兴武说。

在一铺难求的市场氛围中,鑫海鞋城开业不久,生意就步入正轨。鼎盛时期,鑫海鞋城有商户1000多家,每天客流两三万人次,北方地区市场上销售的旅游鞋7成都来自这里。

红火的商圈像滚雪球,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流物流。据大红门所在地南苑乡统计,截至2014年底,该乡有出租大院310多个。为商户供应盒饭的小餐馆,搬运货物的三轮车夫……商圈直接从事经营的商户有5万多,带动就业达二三十万人。

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

必须疏解

2014年7月,丰台区成立了大红门疏解办,调集全区各部门精干人员,驻扎大红门,负责疏解工作。

“疏解势在必行了。”丰台区大红门街道工委书记、疏解办副主任李建刚告诉记者,经过数月的调查,基本确定大红门商圈有45家成规模的批发市场,经营服装、加工服装需要的面辅料、鞋类。市场主要服务于北方地区二三线城市,物流的去向覆盖了河北、内蒙古、东北三省和西北地区。

另一方面,由于这一地区聚集了大量人流物流,“城市病”严重,环境脏乱、交通拥堵,火灾、治安隐患更是突出。

从2014年4月份开始,大红门街道就开始宣传疏解工作。“召开‘非公党建沙龙’,传达总书记讲话和市、区会议精神。核心就一个意思:批发业态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必须疏解。”李建刚说。

街道辖区内的市场类型复杂,有纯民营的,有私人股份制的,有混合制的,也有国有租赁的。街道干部分组,辖区内的商市场一家家找,三天两头上门讲政策,以增强他们疏解的紧迫感。

尽管疏解的消息铺天盖地,但在这儿扎根20多年的商户们仍置身事外。

“都觉得是外人的事儿,跟我没关系。”张兴武说,最开始传来疏解消息时,大部分商户都认为落不到实处,“又不是我们一家,几十家市场都在这儿,能说走就走吗?再说,市场老板一直向我们保证,不会搬,合同还要继续签。”

做思想工作

请来了老家党组织

没想到,一场大火加速了鞋城的关停。

2015年6月30日,被雾霾困扰的北京城在雨后迎来一个难得的大晴天,碧空如洗,白云朵朵。16时左右,沉浸在蓝天下的人们却被一股巨大的黑烟震惊了!在北五环都能清楚地看到城南的天际线上,一条黑色的长龙在蔓延。

着火的地方,就是鑫海鞋城的仓库所在地。

产权单位金隅集团决定,和鑫海鞋城的租赁合同2015年8月31日到期,不再续签。各方火速成立了鞋城清退工作组,同时关停鑫海鞋城和方仕国际鞋城。

但是,疏解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合同纠纷特别复杂:金隅集团把厂房租给了鑫海鞋城,鑫海鞋城自己经营一部分,把剩下的租给了方仕国际鞋城,鞋城再把摊位租给商户,合同套着合同,有的还没到期。”李建刚解释,同时,火灾赔偿也是个复杂的问题。

想关停两家鞋城,得先拿出一个各方都认可的赔偿方案。

那段时间,李建刚几乎长在了仓库里。“翻看我2015年的工作日历,为参与研究疏解工作的会超过100次,研究解决群访至少90次,主持非公党建会议至少40次。”

这期间,外援的加入给了疏解工作有力支持。

“我们和温州市委组织部取得联系,请求支援。”李建刚介绍,当时,温州在北京有三个县级党组织,分别是乐清县、永嘉县和瑞安县流动党工委。大红门街道和他们达成了双向对接、双向管理、双向服务三个协议,由他们来负责做商户中党员的工作。街道拿出200平方米的办公用房,作为“党群活动中心”。

“主要跟商户讲,疏解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要认清形势,少做错误的决策。”永嘉县流动党工委负责人说。

同样的工作由老家人来做,效率和效果都超过预期。

9月15日,清退组请来大吊车,把两家鞋城名字中的“鞋”字拆掉。商户彻底死了“不会关停”的心。

11月30日,两大鞋城彻底关停,500多商户撤离。

即使政府不提疏解

早晚也要搬

现在的杨仓海,频繁往返于大红门和河北永清之间。

“即使政府不提疏解,早晚也要搬。大红门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很多人都挺不下去了。”杨仓海说。

在永清,杨仓海联合大红门多个市场主,共同出资拿下了千余亩土地,计划建设集生产加工、仓储物流、展示销售于一体的商贸产业园。2015年,商贸城已经开工建设。

“随着经营成本的飞速增长以及电子商务的竞争压力,一些大型市场在提升经营品质的同时,也在考虑向外转移,生产加工环节的外迁早已在进行中,仓储、物流环节近年来也在逐步外迁。”丰台区常务副区长刘宇介绍。

2014年,大红门商圈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正式启动,加速了商圈疏解的进程。丰台区政府制定了3年疏解计划,2015年到2017年,按照4比4比2的比例,分三年完成整个商圈的疏解工作。

2015年,大红门地区共关停拆除各类商市场7家,疏解摊位5000个,疏解从业人口1.5万人。同时,还关闭仓储大院40个,疏解人口7000人至8000人左右。2016年,大红门商圈将再疏解商市场16家,疏解摊位5000个。

“鑫海鞋城”是个缩影。批发业态在经过了发展期、高潮期后,逐渐步入瓶颈和衰退期,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推动下,全市批发市场将逐步撤并、清退。去年全年,全市共撤并升级清退低端市场150家。

非首都功能疏解进程

一般性制造业:

截至2015年10月底,共关停退出一般性制造业和污染企业315家,提前完成淘汰300家污染企业的年度任务。本市工业向河北转移项目逾80个,涉及总投资额约1368亿元。

农业生产功能外迁:

2015年全市小麦生产面积减少10万亩,生猪生产规模调减5%、肉禽生产规模调减7%。环京“菜篮子”生产基地扩大到70余万亩,年供菜量300万吨,占全市消费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批发市场转移疏解:

2015年,全市共撤并升级清退低端市场150家。

教育功能疏解:

北京建筑大学、城市学院的疏解正在进行中。

医疗功能疏解:

北京辖区约50家医疗机构已与河北省60余家三级医院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合作。

行政事业性服务机构疏解:

市行政副中心行政核心区土地拆迁腾退已完成,通州新城86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中已开工29个。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于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