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首都经济圈蓝图绘就 协同发展扬帆起航

2016-02-26 08:4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蓝图绘就 扬帆起航

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

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样板。

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

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殷切期望。京津冀协同发展,始于一域,剑指全局。

一张新首都经济圈的蓝图徐徐展开,一个起始于春天的故事,拉开大幕。

卷首语

这是一个发轫于春天的故事。

两年前的今天,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发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总动员令。

东临渤海,西抵太行,北起燕山,南至漳河,21.6万平方公里的京津冀大地上,由此发生了波澜壮阔的变革。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京津冀三地党委政府聚焦“一张图”、展开“一盘棋”,齐心协力,主动作为,互联互通快马加鞭,生态共建成效明显,产业转移硕果累累。

三地协同,打通了发展动脉,拓宽了发展空间。

卡住瓶颈的断头路,拓成条条通衢大道;制造雾霾的大烟囱,不断压减燃煤;四处延伸的城际铁路,托起了轨道上的城市群;项项便民惠民的新举措,打破了行政的藩篱,让人民群众创业、生活更加舒心……

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协奏曲,回荡在辽阔的华北平原。

协同发展,点燃梦想,播种希望。今天,让我们跟随京津冀三地党报记者走进这片热土,感受精彩,聚力未来。

国家动力

“发达的中心城市,落后的腹地。”著名城乡规划学家吴良镛院士14年前描绘的京津与河北这一发展落差,在此后的十余年中,不减反增。

有人用“北京吃不下”、“天津吃不饱”、“河北吃不着”来形容要素流动与资源配置之窘境。京津冀面临的问题,是困扰全国诸多城市群的一个缩影。城市之间不能实现合理布局、优势互补,区域发展不协调、不平衡,长期以来都是个“老大难”问题。

历史发展到今天,京津冀的问题已经不仅仅关乎自身。

引领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中,京津冀明显是匹“小马”,与珠三角、长三角都有明显差距,需要尽快做大总量、提高质量,成为新的增长极。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需要广袤的北方经济腹地作为支撑,京津冀不可或缺。

“京津冀协同发展意义重大,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总书记之言,凸显了中央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决心。

三地“捏不到一块”的老问题,这一次被注入了“国家动力”。在总书记发出的总动员令下,协同发展快速推进。

市委书记郭金龙说,总书记亲自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这是提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伟大实践。北京市要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城市,京津冀协同发展更是必由之路,也是唯一选择。

顶层设计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协同发展战略的重中之重。但多年来,北京的各级干部习惯了聚集资源求增长。现在,北京要疏解功能谋发展,缺乏现成经验。

不仅是北京,天津、河北也同样面临困惑:在京津冀大格局中如何定位?该接受什么产业?哪些地方进行对接?

协同发展,变“你有我有全都有”为“你好我好大家好”,涉及资源配置、区域分工、利益格局的战略性调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行不通,须痛下决心大破大立。

顶层谋划的过程是统一思想、打开迷局的过程。

“京津冀发展合作必须进行顶层设计,用顶层设计指导、引领、推动合作。要着力加强顶层设计,抓紧编制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相关规划,明确三地功能定位、产业分工、城市布局、设施配套、综合交通体系等重大问题。”

——总书记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顶层设计提出明确要求。

去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确定了“功能互补、区域联动、轴向集聚、节点支撑”的布局思路,明确了以“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为骨架。

顶层设计,给予了三地明确定位。京津冀整体定位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

三省市各自定位清晰。

北京 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

天津 为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

河北 要建设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有了顶层设计,认识逐渐统一,各方力量就能拧成一股绳。

五年目标

日前,《“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印发实施,明确了京津冀地区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

这是全国第一个跨省市的区域“十三五”规划。

这个规划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向纵深推进的重要指导性文件,也为全国其他地区探索统一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发挥了引领带动作用。

规划提出:到2020年,京津冀地区的整体实力将进一步提升,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结构调整取得重要进展;协同发展取得阶段性成效,首都“大城市病”问题得到缓解,区域一体化交通网络基本形成;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绿色,低碳水平上升;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普遍提高,城乡居民收入较快增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稳步提高。

根据规划,“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地区将打造国际一流航空枢纽,构建世界级现代港口群,加快建设环首都公园,打赢河北脱贫攻坚战,建立健全区域安全联防联控体系,全面提高首都服务国际交往的软硬件水平,加强与长江经济带的联动。

目前,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十三五规划”均已在本省、市人大会上通过,《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修编正在抓紧进行。

“不要把难题留给后人。”筹谋京津冀,是解近忧,也是谋长远;是韬略,也是担当。

跳出三地看协同,看到的是国家战略的大棋局。

一个世界级城市群正在成长,中国经济“第三极”正在起航。

京津冀合作发展历程

思考 (1981年-1985年)

1981年10月,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5省(市、区)成立华北地区经济技术协作会,通过高层会商,解决地区间的物资调剂。

1982年,《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中提出了“首都圈”概念。“首都圈”内圈,由北京、天津和河北的唐山、廊坊及秦皇岛组成,外圈包括承德、张家口、保定和沧州4个与京津邻近的城市。

合作 (1986年-2003年)

1986年,环渤海地区15个城市共同发起成立了环渤海地区市长联席会,被认为是京津冀地区最正式的区域合作机制。这时的“合作”只能停留在观念和宣传上,到了实际操作中,显得阻力重重。

启动 (2004年-2009年)

2004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京、津、冀、晋等7省区市领导在廊坊达成《环渤海区域合作框架协议》。此次会议商定成立环渤海合作机制的三层组织架构,标志着环渤海地区合作机制已从构想、探索进入到全面启动。

2004年11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启动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的编制。

然而,各方分歧依旧,京津冀经济一体化始终徘徊不前。

规划 (2010年-2014年)

2010年8月5日,《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上报国务院,区域发展规划按照“8+2”的模式制订:包括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和河北省的石家庄、秦皇岛、唐山、廊坊、保定、沧州、张家口、承德8地市。

战略 (2014年-至今)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座谈会,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并对三地协作提出七项具体要求。

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

2015年7月,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通过了《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