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等地污染预警标准将统一 计划9月前出台

2016-01-22 09:22 京华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污染预警标准将统一

2015年12月8日,北京首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资料图片)

应对区域重污染,京津冀在联防联控上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昨晚,在北京两会政务咨询会上,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方力向媒体透露,目前环保部正在组织京津冀“2+4”核心区的北京、天津、保定、廊坊、沧州、唐山6市同步修订应急预案。据了解,各地的新预案将以北京现有的应急预案为参考标准,统一预警门槛,统一响应级别,并统一在同一级别下的减排比例。根据环保部要求,6市实现“三统一”标准的应急预案将于今年9月前出台。

发布

京津等6市将统一预警启动门槛

方力说,此前,京津冀各地的预警分级标准均不相同,其中,北京的启动门槛最低。比如,北京的红色预警的启动条件,只需要预测空气质量重污染(AQI>201)持续3天(72小时)以上,即可启动红色预警,但是在北京周边区域,该条件可能连橙色预警的启动门槛都达不到。据了解,天津市、廊坊市橙色预警的启动门槛为:当预测将发生连续3天及以上(300

“同样的污染程度,大家的认识应该一致,污染到了什么程度就要启动什么级别的预警,这对推动区域的污染联防联控意义重大。”方力表示,近日,环保部将组织位于京津冀“2+4”核心区的北京、天津、保定、廊坊、沧州、唐山6市,同步修订重污染应急预案,并建议以北京现有应急预案的分级标准为参考,在各级重污染预警的启动门槛、响应级别,以及同一响应级别应达到的减排比例上,率先实现统一。

重污染应急措施应“因地制宜”

方力表示,尽管统一了预警分级、统一了响应级别,也统一了同一响应级别的减排比例,但是6市为实现减排而采取的各项具体措施却“不能相同”,要视各地的经济社会状况、产业结构特点,由各地定。

比如橙色预警,各地都有削减30%的污染物排放量,这个削减量应该一致,但是具体到怎么去实现这30%的削减量,各地措施却不能一致,因为各地引起污染的原因有差别,所以应对也应该因地制宜。

方力强调,此次6市重污染应急预案同步修订,还特别强调各地的减排措施针对性要强,使减排效果最大化,同时还要人性化,减少对市民生活的影响。

方力表示,当预测到有重污染将发生时,各地要提前响应,让重污染晚发生,让峰值浓度降低,实现减排效果最大化。同时,应急减排措施要以改善空气质量为目的, “比如说,同样在机动车减排方面,拿小车来讲,国一、国二排放量比较大,那停驶就可能从它们开始”,方力说,因为停一辆国一的车,相当于停好几辆国五的车,那重污染时,就要优先限制高排放车辆。

追问

1 现行“红警”门槛是否过低?

降低门槛有利应急措施提前

去年12月,北京接连两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相隔不过8天,由此也引发了公众对红警启动门槛是否过低的质疑。对此,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表示,北京2013年版的重污染应急预案中的预警分级,还是比较适宜的,2015年对重污染应急预案修订时,北京降低了预警的启动门槛,这个初衷是好的。因为冬季重污染对北京全年的空气质量影响很大,以2013年为例,2013年北京重污染日58个,而这58个重污染天为全年的PM2.5浓度贡献了40%,其他300多天才贡献了60%,所以,北京降低重污染预警的启动门槛,实际上是想把预警提前一些,应急措施提前一些,使得重污染浓度水平下降,对全年的空气质量水平贡献降低。

2 各地启动时间是否会统一?

不同区域启动时间有先后

在重污染时,北京南北地区的空气污染状况可能会相差两个等级,在京津冀更大的区域,可能差别更大。如果同步启动和结束预警,是否科学?柴发合介绍,京津冀哪些区域能够统一,谁能进来都是经过研究的,如果地区间空气质量差别很大的,不会放在一起。另外,即使放在一起的区域,统一预警,启动上也是有时间次序的,不是一下子大家都进行同一级别的预警。统一预警,最重要的是要统一标准,达到什么级别,就要启动什么样的预警,另外一个统一就是同样的预警级别下,减排的强度要一致。

3 其他周边城市是否会统一?

京津冀等7省区市未来都应统一

柴发合表示,京津冀这么大区域一下子都统一难度较大,应该有一个阶段性,分层次。目前,京津冀划定了“核心区”,即“2+4”,即北京+保定、廊坊,天津+沧州和唐山,也可以把北京、廊坊、保定先统一起来,然后再进一步把天津、沧州和唐山也统一进来,再下一步把京津冀统一起来。最后,京、津、冀、晋、内蒙古、鲁、豫等7省区市都统一起来。

对话

协同治污重在降低污染物浓度

记者:去年前10月,北京PM2.5平均浓度改善较大,但是很快被后两个月的几次重污染拉平,北京如何提高应对重污染的能力?

于建华(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应该说,重污染每年都会发生,与气象的不利程度有关。要想治理污染,根本是减排,所以我们长年坚持不懈地推行我们的“清洁空气行动计划”来减排,但是短期,在现有排放条件下,遇不利气象条件,还是会发生重污染,我们也有重污染应急预案,减缓污染程度,降低重污染的影响。目前还是按这个原则,“长短”结合来做。

记者:过去两年,2014年,2015年,北京的PM2.5浓度下降了10%,但是近两年河北的PM2.5浓度降低了28.7%,这样算下来,河北的PM2.5年均浓度很可能将低于北京,是否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于建华:北京治理大气污染走得最早,目前已经进入攻坚阶段,而河北则处在起步阶段,目前北京降低一个百分点,要比河北降低两三个百分点还要难。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的空气质量都改善了,对北京来说可以说是一件好事。至于浓度水平,河北是地域比较大的省份,包括承德、张家口,这些地方它们的浓度水平只有30— 40微克/立方米,空气质量很好,但是在北京周边的一些河北的城市,比如保定、廊坊,污染可能比北京更重。所以大家现在要做的,还是尽快把各自的污染物浓度降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记者:近两年一直有人在提开辟风道驱霾,这对北京治霾是否有效?

于建华:建议理论上是对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我觉得应该难度比较大。已经建的楼,不太可能拆掉。但是这个观点是对的,就是我们今后在建设和改造城市过程中,应该考虑如何让城市更通畅,比如我们建设的楔形绿地,对地面防风固沙,高空上涵养局地小环境、小气候,都有帮助。

记者:之前的研究表明,在重污染过程爬升阶段,燃煤的贡献60%以上,有哪些手段可以减轻燃煤的贡献率?

于建华:应急的状态下,对于燃煤的措施不多。因为所有关于煤的措施都是在常态的时候做的,平时就要把煤改成电,改为燃气。我们可以加大执法力度,使得燃煤使用者采取一些减排措施,另外,在可能的情况下,协调一些外调电,减少本地的发电量等作为应急举措。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