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深读]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三城生活

2015-10-21 15: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千龙网

文/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马文娟 张志兴

[编者按]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在地图上是一个等边三角形的关系,三地9000多万人口也注定彼此关联。生活在三地的人们寄于内心的是一份对过往的思考、一份对故土的眷恋,还有对未来的一份期待。

过去的殊途同归,如今似乎要演化成同途同归,渴求改变的人们走在一样的路上,欣赏着一样的风景,路虽远,可在光芒的指引下,就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即日起,千龙网采访部推出三城生活特别报道,向您讲述发生在身边的普通人的前进故事。

我想有个家,让心安居

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重大发展目标,三座城市希冀通过这样一个大行动,来改善环境、发展经济、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三地的百姓期待着,也正在逐渐感受到协同发展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改变。

自从知道要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后,工作在北京的河北人张华是期待而兴奋的。5年的北京、河北的双城生活,已经让她有些无奈,有些尴尬,她希望早一天全家团圆。

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忙碌的工作 孤寂的生活

工作在北京:重复、准确、忙碌

9月的清晨,太阳已经没有那么早出现在天空了。

5:30熟悉的手机闹铃叫醒了耳朵,在北京工作的张华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今天睡得比较沉,大部分时候,张华都是到了那个点就自己醒了。穿衣、洗漱、上厕所,完成了这一套动作后,轻声关上屋门,因为是合租,怕打扰到室友。五年的早班,让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论寒暑,她几乎没有迟到过。

5:45出门,空气略凉,张华加了一件薄薄的毛衣。“这个天儿对于我们这种上早班的人来说,穿衣服很麻烦。”因为早班是从6点30分到下午3点30分,所以早上毛衣、中午短袖,让她得随时为自己准备好适合两种温度的衣服。

6:20准时到公司,打卡、开电脑、接上一杯温开水,又是一套习惯性动作。每天早上是张华最忙的时候,因为做的是媒体行业,早上更新最新信息让张华顾不上交谈。

8:00工作告一段落,这也是张华比较轻松的时候,因为可以毫无顾忌地吃上一顿美味的早餐。“早上多吃点不用担心发胖。”张华选择了一家常去的早餐店,一份粥、一根油条、一个鸡蛋,一个包子,10分钟匆匆吃完,就得赶紧回去接着上班。

7年前,家住河北衡水的张华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2010年毕业后,想都没有想就留在了北京。“一是北京好找工作,二是家人觉得在京工作有面子。”这就是张华选择留京的最朴素的想法,从此,她便开始了北京、河北的双城生活。不过,这让现在的张华有些后悔。

生活在北京——尴尬、孤独、焦虑

在南二环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张华已经住了5年,毕业的时候,她没有通过中介,直接找到了一对老夫妇的房子,做起了二房东。“当时我租下来整套房只有3200元,现在涨到了4500元,我那个次卧的房租也由之前的700元涨到了1000元。不过在南二环,这个价格算是很低。”

三室一厅,是现在张华在北京的家,不过,只有一个次卧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空间。在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摆着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桌子。“没有电视,电脑也坏了,唯一的娱乐工具就是手机,这个夏天房东为我们装了空调,再也不会出现起床的时候像躺在游泳池的情况了。”张华笑了笑。

作为二房东,愁的就是找合租伙伴,这几年来,她经历的室友一拨又一拨,有习惯好的,也有不太顾及他人感受回来很晚,动静还很大的。“因为我一直上早班,所以晚上10点多就睡了,但是有的人加班很晚,半夜12点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儿,我睡觉轻,被吵醒就很难睡着。”

前几天,住在主卧室的室友又是夜里12点才回家,回家后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张华被吵醒了,她知道得赶紧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闭上眼深呼吸,继续睡觉。十分钟以后,就在张华房间隔壁的卫生间内又传出“哐哐”的声音,张华知道,肯定又是那位室友半夜洗衣服,把铁盆碰到地上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6回了,跟她说了好多遍。怎么合租会面临这么多的不愉快!”张华告诉记者,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很多次她都想合同到期后绝对不再租给这个室友。但真的到了租期满的时候,张华最担心室友的离去。“谁来跟我合租,房租减半,水电全免……”在张华的微信朋友圈里,记者看到了去年10月她发布的信息。

“我跟房东签订的合同是每年的11月到期,现在我就得问室友们要不要续租”。她害怕室友离去,尽管她对室友也有些意见。去年11月,另外一个次卧的小姑娘没有和我再续租,“她人特好,没有那么多事,做事动作很轻,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如果今年有人离去,她就得在网上寻找新的室友。“得找靠谱的女孩,而且还是提前找,要是10月份找不到新室友,11月份空房间的租金就得她自己承担。”

每年有室友退房的时候,她就会惆怅好长时间,怕找不到新的室友,更怕新室友不好相处。“那段时间我都不能再回河北老家,因为有人来看房。我连休5天的时候就只能在北京等着,那个时候是最难熬的。”

随着年纪的增长,同学们都差不多结婚生子了,而她本来就不太社交,所以很少有朋友找她逛街、聊天。“本来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今年也生了孩子,当妈妈的一忙就不能陪我了。而且我周末都在上班,只有周一至周五能休息,很少能约到朋友。”目前,她依旧单身,“周末一直上班,跟同学时间上合不来,哪有时间约会”。

“毕业那会儿没有考虑找一个解决户口的工作,现在太后悔了,如果当时考虑一下家里的工作,也许过得比现在好。”张华有些惆怅,同学大都找了一份有户口的工作,虽然没有户口也能买房买车,但户口对于一个在京漂泊的人来说太重要了。没有户口、没有婚姻、没有房子,这是30岁张华的现状,尽管工作单位听起来还算体面,但是内心的孤独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河北——心的归宿,却没有事业的方向

“河北是我的家,两周就要回去一趟”

“为什么一直上早班?因为能多回家。”张华说。

张华告诉记者,她们公司有早班、晚班、白班,但是她只愿意选择早班,连上9天早班就可以休息5天,这样我就能回河北老家了。对于张华来说,早班制最合适她这种家在河北又没有恋爱的人了。五年来,她过着北京、河北衡水的双城生活。一个月中有一小半的时间都能回家住,让她觉得生活不再那么孤单枯燥。

从北京坐火车到河北衡水,路程274公里,3个小时左右可到达。没有动车、没有高铁。每周日下午3点半下了班,张华就拎着小包往北京西站赶,“除了暑运、春运,基本能买到坐票,所以回家的路上也不觉得很难熬”。下了火车,哥哥或者爸爸就会骑自行车到车站接她,家离车站不远,一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回家时正好吃妈妈做的美味晚餐。

这种生活,让张华很开心,爱说爱笑的妈妈、哥哥家两个调皮可爱的孩子,让她在河北衡水老家的生活忙碌而充实。

张华的妈妈退休以后,就在小区里开了间小卖部,店面不大,每个月挣的钱也能管住一家吃喝。爸爸因为身体不好,所以退休以后就是买买菜、做做饭,出去溜溜弯。哥哥和嫂子白天要上班,9岁和3岁的两个侄女都是跟着张华妈妈在小卖部里长大的。

“我一回到家,我妈就轻松了,她可以趁着这个时间进点货,专心打理一下小卖部的生意。”在河北的这一段时间,她的任务就是为家人做饭、看小侄女,给大侄女辅导作业。“小侄女刚刚送到幼儿园,所以最近回家就轻松了点,不过也特别舍不得,家里没有了玩伴儿,我一个人在家就觉得好难熬。”

“我,30岁,多次在河北相亲,至今未恋爱”

尽管家里的小卖部就在小区里,但张华很少去那里。“每次去,小区里的阿姨就会问有没有对象,然后就开始不停地说该找对象了,不能挑这挑那了,我一听这些头都要炸了,我何尝不想找对象!”

张华告诉记者,她的姨妈、舅舅、妈妈的朋友都在河北给她介绍过男友,有的见了一面就“默契”地没有问对方要电话,有的是互相看上了,但是工作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双方都没有辞职去对方城市的意愿。

“找个投缘的太难了。”张华说。

令她最难受的是,偶尔介绍人介绍的对象会让她有些自卑。她的朋友圈这样写道:“相亲这种事的价值就在于,当你看见相亲对象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在介绍人眼中是个什么形象了。”

很多时候,张华都不愿去相亲,也不愿意去想爱情这事儿,因为在北京工作忙碌,回河北依然充实。

河北的生活充满了家庭的乐趣,7口之家住在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温馨幸福。“我妈心疼我,给我在衡水买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今年也刚刚装修好,可能她心里也想着我如果实在不愿意在京呆,就回家。”

张华的妈妈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也不愿意给孩子压力,非常尊重张华的意见,他们母女的关系非常好。如果张华休假没有回家,张华妈妈就会打电话给她。“我妈就会说很想我,有时候我刚到北京,我妈就要跟我视频聊天,她现在上了年纪越来越离不开我。”

“我妈有时候也会说一句让我回来工作,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一提出回河北,妈妈就会觉得我没出息。”张华说,在妈妈眼里,女儿读到名牌硕士又能在北京有个好工作,非常给妈妈争光,她的那些阿姨也认为她在北京生活过得光鲜亮丽。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